刘敏涛 用一眸的云朵扫掉路间繁芜

  • Yes娱乐新闻中心
  • Yes娱乐
  • 推荐

    Yes娱乐12月4日综合报导      “现在就好像是不期而遇的温暖,在这里坐着聊聊天说说话,跟你们分享一些我的经历也好,我的经验也好,或者是我的一些悲喜呀,看你们开心的笑,我在工作当中能够给你们带来一些快乐,我觉得这都是不期而遇的温暖,我会一点一滴的记在心里。其实情感就是这样生成的。”敏涛姐这样看待因工作而相遇的我们。

 

    见到敏涛姐的第一眼,她对我微笑着说你好,今天要辛苦你们啦!那明亮的双眼中像住着太阳,让你在这初冬忍不住的亲近。和她在一起舒服,自然,她有一种从内溢出来的魅力,漂亮,善良,豁达。

 

    化妆间隙她会和我们分享最近的事情,会说起日常生活的小烦恼,会分享作一个母亲的经验和真实的生活感悟。“平时如果不开心会和朋友聊聊天,但我常规憋在心里的时间比较长,一件事情或者是一个我解决不了的困难,我不太会去轻易求助于人,我怕给别人添麻烦。然后当我真的觉得自己办不到了但是很急的事情,就比如说原来女儿上学的事情,因为我们不是北京的户口,当时就是很困难上学,因为7月就要读书了,假期就不会再收学生了,4月份的时候女儿还没有找到学校,那个时候我就求助朋友了,平常的情况我就能消化的消化掉,不能消化掉的我就倾诉一下。”

 

    生活中的她总是害怕麻烦别人,也害怕辜负了别人的期望。所以她一直很努力。责任,理想她都背在自己身上,那是负担,也是催促她向上的力量 。

    “我觉得很幸福,特别幸福,很幸运对于我来说。累啊抱怨啊都会有,但是带给你的东西永远比你失去的多,所以你的抱怨就会随之减小或者没有。”这是刘敏涛20多年的演艺生涯中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看法,也许只有这样的心境和想法才会让她不断突破自己的边界,在百变的角色中应对自如、游刃有余。

    她最近空降粉丝群,让大家怀疑这是不是一向佛系的刘老师?“那是另一个我呀,我的多面性,没有被发掘出来,现在觉得我老那麽保守是不对的,应该把它充分的释放出来,我觉得这些朋友们对我这麽多年的厚爱,如果我还继续懒惰的下去我问心有愧。” 她开心的回应道。她就像是一个宝藏,总能在她身上发现无尽的可能,给人带来无限的惊喜。

    实力派女演员很容易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我们一起来聊聊看。因为明镜和静妃的爆红,同样题材的剧本接踵而至。敏涛姐说“我想转型转了快三年的时间,都没有转的成功,我并不是说母亲或者姐姐这类包括奶奶都没有关系,你是演员的可塑性嘛对吧,从专业的角度讲你可以这样自己去平衡自己,但是确实是没有转过来这个型,我不是说这种角色我就不演了,我很喜欢,戏角色写得好我一定会好好去把她演好的,不是不接,就像我们经纪人说的,要平行的去拓宽,可以往上年龄大的90岁我们可以去演,那麽30岁或者是我这个年龄段40左右的女生是不是也可以让我去尝试一下呢。”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最近她在南烟斋笔录里一人饰演两个性格迥异的角色,“一个凉子一个芸娘,这是我特别期盼她在电视里在荧幕上被别人看到的两个角色,虽然有一些遗憾在里面,可能在拍摄过程当中剧本当中的一些细微的一些改动让我有一些遗憾但是她倾注了我很多很多心血,完全不同的两个角色和两个我合成了一体。”她在不断挑战,不断尝试,期待她会给我们带来更多不一样的惊喜。

    在演艺事业这条道路上,刘敏涛走得有些随性。“我从来没有想要什麽生活,我都是顺其自然的过我的生活,所以总会一天比一天好吧。”她简单,阳光还有一点点小自卑。她不太展望未来,因为未来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提到自己的粉丝,敏涛姐说 “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麽了,有的时候说的太多太假,我只是想告诉你们,谢谢你们这麽多年对我的真,特别感谢这麽多年的支持,我尽量做到最好,尽量有好的角色给你们渲染,尽量让我们一起快乐的成长” 情到深处自然流露,即使当时面对的是摄像机敏涛姐还是哭了,她骄傲的说“他们真的很有才华,我觉得我很幸运能有这样的支持者。其实对我他们不必这麽用心尽力,但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激他们对我的厚爱。”

    她是很真诚的对待着周围所有的一切。生活,或许一地鸡毛,但仍要踏歌而行,一念沧海,一念桑田,我们只需做一个从容坦然的人,每一步里都种上花开,每一眸里都种上云朵,以一颗琉璃心欣赏众生万物,让光阴的记事本上留下细细碎碎的小美好。

    Q-星光邦 A-刘敏涛

    粉丝提问

    Q:一向佛系的刘老师前几天为什麽突然异常活跃?还空降粉丝群!

    A:那是另一个我呀,我的多面性,没有被发掘出来,现在觉得我老那麽保守是不对的应该把它充分的释放出来,我觉得这些朋友们对我这麽多年的厚爱,我觉得还继续懒惰的下去我问心有愧。

    Q:涛涛来介绍一下自己在南烟斋笔录里的角色吧,涛涛最喜欢这个角色哪里?和赵立新老师人物关系是什麽?有感情戏吗?

    A:两个角色,一个凉子一个芸娘,这是我特别期盼她在电视里在荧幕上被别人看到的两个角色,虽然有一些遗憾在里面,可能在拍摄过程当中剧本当中的一些细微的一些改动让我有一些遗憾但是她倾注了我很多很多心血,完全不同的两个角色和两个我合成了一体。

    A:按照难度系数来讲当然是凉子,说最喜欢她都是我最喜欢的,因为演员你在诠释角色时候你不爱她你不喜欢她你怎麽能诠释她呢。

    A:当然,全是感情戏,有商战有感情,互相被利用互相依赖互相攻击,是爱恨交织的一对冤家。

    Q:姐姐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是什麽?

    A:这个戏马上就要杀青了,也是在上海的戏,原来叫《留学洛杉矶》,现在叫《跟着爸爸去旅行》,我在微博有发过,是我很爱的一个角色。下面终于接到一个时尚一点的角色,是一个大boss,也是我觉得虽然她的面可能展现的不多,但是这一面在角色和荧屏当中没有展现过,一个高层的一个大boss。

    Q:悲剧和喜剧,刘老师更喜欢哪个呢?

    A: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命题,因为喜从悲来,悲中有喜,这个东西它是一个集合体是一个很丰富的,很多很多层的,你不能说这就是一个纯喜剧,这是一个纯的悲剧,没有。

    Q:当自己情绪低落的时候有什麽方法来改变自己的心态?

    A:就是愣改呀,我们这个职业你必须要你站在这的时候,就像你在面对面采访我的时候,所有的东西我都要抛开呀,我可能口渴了想喝水了,我喝不了,我在工作,我是被采访对象,我要尊重你尊重镜头尊重灯光师尊重这个话筒,我现在饿了我也不能吃东西,想上个洗手间,在我这里是不会存在的,所以这个东西就是你的职业性吧我觉得。

    星光专访

    Q:我们知道因为明镜和静妃的爆红,很多母亲、大姐的角色都找你来演。除了光环,给你带来的最大的困扰是什麽?

    A:其实这个困扰不是因为明镜和静妃的爆红出来的带给我的时效性,是之前十几二十年前就一直在演类似的这种角色,母亲也好姐姐也好,反正谈恋爱的戏很少了,直到大姐和静妃出来之后大家看到了我努力十几二十几年之后的结果,给我带来的这些所谓的困惑吧,会有,总演,我想转型转了快三年的时间了,都没有转的成功,我并不是说母亲或者姐姐这类包括奶奶都没有关系,你是演员的可塑性嘛对吧,从专业的角度讲你可以这样自己去平衡自己,但是确实是没有转过来这个型,我不是说这种角色我就不演了,我很喜欢,戏角色写得好我一定会好好去把她演好的,不是不接,就像我们经纪人说的,要去平行的去拓宽,可以往上年龄大的90岁我们可以去演,那麽30岁或者是我这个年龄段40左右的女生是不是也可以让我去尝试一下呢。

    Q:您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应该有哪些素养?

    A:不是演员的素养,是人的素养,不管男人女人小孩年轻人还是老人,跟你演戏是一样的,就是要是真的,我对你讲话我不会有半点虚伪的东西在我的心里,我是很真诚的对你的对待我周围所有的一切,包括一个物件,它跟你日久生情,时间长了你家的筷子桌子你是有感情的,真的东西就跟大树的根一样可以亘古不变,十二级的台风来你都会吹不倒的,它会让你站在不管什麽样的环境下什麽样的土地上,你都会觉得自己心里是干净的,这点我觉得是作为人来讲最重要的。

    Q:拍戏这麽久了,拍摄时有没有发生什麽危险的事现在想想还很后怕的?

    A:前两天拍上海这个戏的时候,有一场戏是我儿子在学校里面发生一个校园枪击事件,我在电视里看到了去救我的儿子,因为讲的是在美国的事情我要开着车去冲那个关卡警戒线,我有那麽一场戏,结果那个道具车,好不容易找到十几年前,其实已经报废了的美国老牌子的车,有一天是我的机器的包放进去之后车门就卡上了,外面怎麽开就开不开了,那是第一次这个车开不开了,然后就把玻璃锯了,把机器的包拿出来了,第二次真的是危险,就是车前面的机箱盖打开之后它就开始起火了那种,我就吓坏了,就开始凉,凉完了之后就发动不开了,然后工作人员就在后面推,结果我的刹车怎麽踩都不好使,车就一直往前滑,我的车就往警备车斜侧方方向冲,吓死我了当时,我说我要是撞到人怎麽办,还都是老外,很危险。

    Q:您觉得自己现在最大的烦恼是什麽?

    A:长得太好看了吧,哈哈哈,开玩笑。其实没有大的烦恼,都是小的烦恼,女儿的功课啊或者是我的工作和我的照顾家里有时候时间搭不上啊,这是一些我的小烦恼。

    Q:你小时候是个什麽样的孩子呢?有没有叛逆期呢?

    A:乖,巨乖,特别乖。

    A:叛逆期是在两年左右前吧,也没有叛逆,就是突然我觉得这个想法我怎麽会跟我妈想的不一样呢,仅此而已。

    Q:那女儿呢?

    A:女儿挺乖的,因为姥姥姥爷一直在身边寸步不离的,老人养大的孩子相对来说都会乖一些。

    我们家家教都挺严的,我觉得我女儿比我强,她会变通比我灵活没我那麽一根筋。

    Q:女儿也在慢慢的长大,有过什麽担忧吗?会不会想到以后担心的睡不好?在教育孩子方面尤其是女孩有什麽技巧或烦恼和大家分享吗?

    A:我从小就给她举了一个例子,有时候我跟她在交流的时候我肯定不是采用家长式,我肯定是希望跟她成为朋友,到现在也是一直用这个方式跟她交流的。我跟她就一个例子我就说:你就是那个小小树苗,你是要长成一棵歪脖树呢还是参天大树高高的直直的,她说当然喜欢参天大树,我说那你不要烦,不能怪妈妈,因为我是你的妈妈不会害你的。

    Q:你觉得18岁时候的爱情和现在的爱情有什麽不一样?

    A:18完全就是纯粹的爱情吧,现在也纯粹只不过附加了许多不应该有的东西。

    Q:用三个词形容一下现在的自己?

    A:简单,自卑,阳光。

    Q:最后对一直支持你的粉丝说点什麽吧

    A: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麽了,有的时候说的太多太假,我只是想告诉你们,谢谢你们这麽多年对我的真,特别感谢这麽多年的支持,我尽量做到最好,尽量有好的角色给你们渲染,尽量让我们一起快乐的成长

相关新闻/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