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新锐主播陈戈儿:没有什麽能够阻挡音乐的梦想

  • Yes娱乐新闻中心
  • Yes娱乐
  • 推荐

      戈儿成了一匹黑马。

     9月2日,在成都举办的“2021快手直播盛夏巅峰之夜”上,陈戈儿获得总决赛女明星亚军。冠军是位拥有1100多万粉丝的主播,戈儿共约52万粉丝。

     预料之外的事,不只是获奖。做吉他手、成为网红主播,也不在她的规划之中。

     戈儿一心想做的是原创音乐人,写歌,演出,舞台,这样的路。

      也是在这样的路上行进着,后来遇到了疫情。线下演出都停了,戈儿就想到视频平台去试试。

     就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一个更大的舞台:短视频,直播,再直播。

     起起落落,柳暗花明。

     就火了,而大幕这才拉开。

     (1)

     戈儿小时学的不是吉他,是钢琴,但是被动学的。

     戈儿的爸爸是音乐人,会许多种乐器,还有钢琴家朋友,从小就让戈儿学钢琴。

     随着她一点点长大,自我意识增强,内心里的不情愿,就影响到了心理。到十岁那年,戈儿一到7点,腿就不会走路了。过10点,就好了。晚上7到10点是她的练琴时间。

     那一年,戈儿被带着去了很多医院,也有人说戈儿是不是装的。最后,还是一位心理医生说,这孩子是心理问题。

     父母受惊不小,再不敢逼戈儿练钢琴。

     后来戈儿就有了抵触。她对爸爸选的各种乐趣,都不感兴趣。

     直到很多年后,有天早晨,戈儿在吉他声中醒来。推开门,阳光,花园。爸爸正在弹樱花奏鸣曲。

     就觉得特别美好。吉他真美好,她想。那以后,就开始学吉他。

     戈儿自己去买书,自己学,自己练。各种吉他都练,从古典吉他到电子吉他。

     她不想让爸爸教,但很享受被爸爸夸。弹给爸爸听,他说,“天才啊。”戈儿就特别兴奋,特有成就感。每周练一个曲子,等着爸爸夸。

     妈妈并不希望自己走音乐的路,觉得这条路太过辛苦。她不希望戈儿长大后,跟爸爸一样,为了音乐各地奔波。

     但音乐是戈儿的梦想。还在高一的时候,她想,将来要考四川音乐学院。为了做准备,就调到音体班去学习。

     她去了才发现,上课同学们都不好好听讲。点肯德基的,干什麽的都有。戈儿觉得自己还蛮乖的,成绩也还不错。父母也怕自己受影响,就又回了文化班。

     大学,戈儿听妈妈的建议,读了会计。但骨子里还是喜欢音乐,还是想走音乐的路。

     为了音乐,戈儿也跟妈妈闹过。有次吵完,自己跑去一个庙里住了几天。还写了首歌,就叫《妈》。写妈妈让自己做会计,后来就成了自己的代表作之一。

     2019年夏天时,戈儿参加“让我们乐队吧”。吉他表演被汪峰称赞,入选汪峰战队。

     后来戈儿被一家经纪公司看中,签了约,义无反顾地跑到北京当练习生。组乐队,去Livehouse演出。赚的钱根本不够花,她也不担心,有借款软件。

     哪有什麽,能够阻挡音乐的梦想。

     (2)

     没过半年,赶上了疫情。戈儿的线下演出都挂起了,这运气。

     线下演出受影响,公司就让艺人们多拍短视频,到视频平台去积攒人气。

     一切,也就因此开始了。祸兮福之所倚。

     开始的时候,戈儿在抖音。后来,公司经纪人说,怎麽不到快手去直播,快手赚钱会更多。戈儿想着,反正每天要直播,那就多放一个手机,做双平台。

     她还记得自己的第一场直播,一共10个人在线。那是2019年12月31日,跨年夜。她发现,直播也没想得那麽难。粉丝会提问,自己去回答就好。也不用紧张,不用一直想下一步要怎样做。

     疫情期间,戈儿跟爸爸一起拍视频。她发现,爸爸弹经典曲目,比如“加州旅馆”,流量就很高。

     “那我也试试,一弹,就有流量。”戈儿说。

     就这样,她成了吉他手主播。

     有一天,有个短视频成了爆款。戈儿就想,借势再试一场直播。在家里花园举办音乐会,弹琴给大家听。

     果然有两三千人在线,把父女俩兴奋的。

     就这样,戈儿的直播成了。

     (3)

     早期,戈儿的重心更在抖音,快手只是同时直播。

     很快她就发现,快手的粉丝,粘性还挺高。每次直播,虽然自己不怎麽管,也有八九百,一千人在线看。每月在快手的直播收入,也超过在公司的薪水。

     也因粘性,快手的粉丝也有意见:“戈儿怎麽老不搭理我们呢,都不带互动的。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呀。”

     后来,戈儿就开始分开做直播。一天五六个小时都在直播上。

     一天,在快手有个叫青灯的粉丝出现。青灯觉得戈儿这样的才艺,应该被更多人看到,就持续刷礼物,粉丝暴涨,戈儿也将重心转到快手。

     也不都是这样的快乐时光,也有委屈的时候。戈儿说,自己直播以来,都哭了五次了。

     有一次,白天在公司排练,被老师说这不对,那不对,本身就很沮丧。一天下来,觉得好累。晚上8点,还是要直播。

     直播时看到有人留言说,“弹这麽差啊”、“回去练练再来吧”。紧绷的戈儿一下没崩住,哭了。但还是要坚持弹,一边哭,一边弹。

     “怎麽更多粉丝在线了,从几千人到要上万了。”戈儿看到更多人进入直播间,更不敢去看评论了,就只是接着弹吉他。

     互联网也是神奇。

     戈儿也会经常总结直播经验。今年6月参加夏季盛典后,她开始更多倾注精力在快手。她想着,以后要跟粉丝有更多互动。

     视频平台让舞台更大,让艺人有了更多的渠道。戈儿说,现在自己有了一些成绩,妈妈也非常支持自己做音乐了。

     忙完快手夏季盛典,戈儿要踏上自己的新征程。8月时,她买了辆房车,作为自己的“战马”。一家人,开始了房车旅行。她跟父亲每天在户外做直播。

     她计划,这样直播半年,看它把自己带到哪里。

     戈儿觉得,直播带给自己很多,让更多人认识自己。现在,在街上,有人会认出她。她喜欢这种感觉。

相关新闻/Relative News